微信大全 明星微信文章 至娱系微信文章 赵丽颖说因为脸圆,出道前7年都接不到主演。国产剧的刻板女性审美早该狗带了

赵丽颖说因为脸圆,出道前7年都接不到主演。国产剧的刻板女性审美早该狗带了

点击上方“至娱系”一键关注

前几天,赵丽颖作客「星空演讲」,带来了一篇名为《我的小小英雄主义》的演说——


出生农民家庭,出道时被黑被群嘲,她用对演员事业的执著和一年三百天无休的努力换来了今天的「洗白」。



从全网黑逆袭为视后固然励志,但娱姬注意到的,是她演讲稿里这样一段话


我演了十一年戏,前七年我一直在演配角。在这七年里,我不断地听到这样的声音:圆脸是演不了主角。因为这样的形象有局限,不大气,演不了特别重要的角色,只能演丫鬟、女儿、孙女、妹妹。



「圆脸演不了主角」没有写在《演员的自我修养》里,也不是广电的硬性规定,但奇怪的是,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好像的确生活在由这样一个法则所主导的宇宙里,导致娱姬第一眼看到陆贞的时候还有点惊讶。



要知道上一个圆脸女主角,严格算起来还是台湾版《流星花园》的杉菜。



虽然10年之后的《泡沫之夏》里,大S的脸也悄悄地在改变了。


关于主角长相要大气这点,业内似乎的确有这么个传统,从80年代初的《庐山恋》的张瑜,到90年代末《环珠格格》的赵薇,都是「大气端正」长相的典范。



别说圆脸,曾经的倒三角锥子脸也只能演丫鬟,参见范冰冰。



到了「大气」脸落伍的时候,锥子脸开始大行其道,这时候是冰冰X2的逆袭、杨幂唐嫣的崛起,被评寡淡的刘诗诗,好歹也有尖下巴。



所幸圆脸赵丽颖自带少女感,从陆贞到花千骨,圆脸也能很好诠释角色纯真的特质,赵丽颖不算走投无路。


之后的谭松韵也是差不多的路线,从软萌无公害的角色入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你心生好感再说,观众缘铺好了再求突破求转型,圆脸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您别说,中老年人还是挺吃福气卦圆脸的,按国人的审美,方脸的颖儿可能更欲哭无泪,爹不疼妈不爱。



为什么脸型能决定观众缘,决定审美,决定咖位?


因为国产剧的女性角色,绝大部分都处于一个庞大的男权社会环境中。

青春偶像剧自然不用说,人设都是为了花式谈恋爱,年轻美丽具有性吸引力的外表在许多观众看来是基础配置,每一个观众都带着直男癌滤镜,好感度基本上是这样简单粗暴划分的


漂亮的>不漂亮的,身材好的>身材不好的,锥子脸的>鹅蛋脸的>圆脸的,年轻的>年纪大的。

单纯善良坚韧的性格符合男孩纸们对「好女孩」的期许,所以不论是古装、现代、还是玄幻,我们总能看到有如复制粘贴的女主人设。



至于生活剧和时装剧,女性角色也没有逃离「偏男化」审美。


90年《渴望》里的刘慧芳,几乎囊括了传统女性的优秀特质——隐忍、坚韧、默默付出……完全符合那个年代对「好女人」的定义。



后来,虽然越来越多具有独立意识,也并不把牺牲奉献当作使命的女性角色出现,但很多电视剧依然执著于刻画这些女性「事业成功但情感失落」,比如《好想好想谈恋爱》四个面临婚姻困境的女白领。



像美剧《傲骨贤妻》这样,主打女性的职场拼搏,情感戏只是调剂的,在国产剧里很少,而且有越来越少的趋势。



至于《东京女子图鉴》这种专注对都市女性困惑和摸索的白描,甚至多段恋情的刻画都服务于这个主旨的,在国产剧里几乎没有。



我们的电视里,女性角色们个性人设其实已经很丰富了,呆萌的、御姐的、妖媚的、文艺的……百花齐放。

然而她们体现「优秀」的方式却又基本回到同一条跑道——有一个或者数个男神的追求。

展现「困境」的方式也只有一种——情感/婚姻受到挫折。


我们不会要求《傲骨贤妻》里的Alice有多漂亮贤惠,或者要求白骨精Diane多善良贴心,但即使脱离了「偏男化」审美,我们仍然能感受到她们的专业和专注带来的无穷魅力。



而国产剧对于「白骨精形象」的打造,却始终无力用夸张的人设和精英男士的追求以外的东西来丰富角色。


《欢乐颂》算是近年来女性角色最多样立体的一部了,但是安迪这个海归职场精英,非要安上「生父是经济学家」、「外公是知名画家」、「追求者是商业大佬和富二代」这样的悬浮人设,讲真,这些光环的加持都在一句生硬的「my god」下全军覆没。



国产剧其实也有脱离男权环境的时候。


你不会要求《武则天》里的刘晓庆必须年轻纯真下巴尖,因为她是一个完全颠覆男权社会的女性形象,外表的性吸引力在人物塑造的需求中处于最底层。



《大明宫词》算是最女性中心的一部电视剧了,全篇以太平的旁白连贯,充满了女性叙事的跳跃性、碎片化和情绪化。女性不再是权力和欲望追逐的客体,而是主体,逾矩和权欲成了自我确立的手段,于是太平的骄傲、热情,甚至自私和放纵都为这个角色增色。



但真正彰显女性个性和特质的电视剧还是太少,导致女演员的艺术生命普遍短于男同行。


同样到了缺乏性吸引力的年龄,男演员还能凭达康书记圈粉;女演员——不论你拿过几尊影后——在国产剧里,你只能演妈妈、婆婆、小姨、大姑。



40岁的陈数美成这样你让她演鹿晗的妈?简直暴殄天物。



年近50的邓萃雯,在香港还能演如妃(《金枝欲孽》两部跨度整整10年),到了内地只能演恶婆婆。



杨幂生了孩子之后还要强调自己是少女,Angelababy怀孕后拍某居家用品广告,要求不能与商品合影,因为会增强少妇感。




说她们装嫩也好、装傻也罢,市面上的女主角就那么几种,温柔的少女,活泼的少女和霸道的少女,演技不能让观众不出戏,形象上尽量贴合是她们最后的温(敬)柔(业)。



相较而言,电影里的女性角色作用就要广泛许多。


如果说电视剧里女性的花式人设都是为了变着法地谈恋爱,那么很多电影里恰巧相反,许晴在《老炮儿》里的话匣子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不是和冯小刚的激情戏,而是义字当头的北京大妞。



《七月与安生》就更直白,三角恋成全两个影后,没人care男主角帅不帅,对了,男主角是谁?我只记得矮个平胸小眼睛的小黄鸭强势逆转大众审美。



但还是太少,比如余男这么个放在欧美片里就是单扛《古墓丽影》、《神奇女侠》的女人,大多数时候是在男人戏里作配,虽然光芒不减,但总觉得还欠她一个最佳女主角。



某种程度上来说,对女性的审美代表了一个社会的进步程度。


我们乐于看到「圆脸不能演女主角」的桎梏已经松动,但从外形、个性到作用……我们仍然期待更多元女主角们的出现,因为那才是世界真实的模样。


【娱姬·心经】

不被定义,不被限制,不被轻视,女演员的真正价值才能被全部看到。


微信公众平台文章阅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全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