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大全 新闻微信文章 VICE微信文章 领养流浪动物不只是一场单纯的献爱心活动 | VICE

领养流浪动物不只是一场单纯的献爱心活动 | VICE

点击上方“VICE”一键关注

点击图片收看世界杯系列 Vlog #莫斯科郊外的门柱#



麦基

我的室友小白是个妥妥的狗爹,大力是他领养的狗儿子。听小白说,大力出生第一天被人丢在了垃圾桶里,不过很幸运,还没吃苦就被带回了家,起了个健壮的名儿,从此过上了不愁吃喝不学无术的至尊狗生。除了大力,小白还领养过其他流浪狗,其中一只被领养时已经九岁,患着病,在小白的照顾下安度了晚年。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 “领养”,五年前,我花了一千二买了只雪纳瑞,完全是出于对这个品种的喜爱,那时候的印象里,领养的狗就是小土狗,小土狗不好看。直到我真正开始养狗,小爱变成大爱,才发现狗可比人有意思多了 —— 至少他们不会在乎人长什么样。

小白经常发一些 “求领养” 的广告给我,原帖大多来自一个缉毒警察,毒贩落网,毒贩的品种狗们也变成了没主的流浪动物。起初我会转发一些广告,但时间久了,领养又弃养的人很多,我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不是帮了倒忙。

大力狗生的第一天

鱼龙混杂的爱心零门槛

微博上, “北京领养” 是一个超级话题,阅读量达到24.8亿,平均每天都有一二十条关于送养、领养、救助的帖子,参与 “爱心传递” 的人群没有年龄和职业的限制,互联网正在帮助流浪动物救助产业转变成一场大型的全民公益活动。

我找到了从1999年就开始从事动物救助的刘艳丽,她告诉我:“任何人都可以做救助,只要你想。”

救助没有门槛,一些退休老人几乎花光了自己全部的积蓄,仅靠着每月一两千的退休金和零星的救助基金支撑贴补,用作收养的小院环境不尽如人意,几百只狗狗的生活也成问题。万一遇上拆迁,没地儿安置的动物们将面临再次流浪的窘境 —— 在北京郊区,这样的小院儿已经有一百多个。

正在改造的新基地

全国各地的动物保护组织还有其他形式,包括一线救助和高速公路拦截贩狗车辆。而当年,刘艳丽进入这行时北京的动物救助才刚刚起步,大街上流浪猫狗吃垃圾的现象在多数老百姓眼里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就连刘艳丽团队里每个人的理念也不太一致,在个人生活都得不到完全保障的前提下,没多少人能理解她所说的 “动物立法”,到第十个年头,刘艳丽因为理念不同解散了队伍。

原本以公益和慈善为出发点的行为,一旦有了金钱的介入,就变了味儿。有些人打着救助的名义进行诈捐,甚至故意将流浪动物的腿打断发起募捐,治好后再次打断再次募捐...... 由于国内尚未成立动保法,针对这一块合理性的公募和私幕都得不到保障,同行之间的信任也一次次出现危机。刘艳丽也曾因为 “个人能力有限” 为由拒绝对方提出的收养要求时,被人骂过 “骗子”、“假慈善”。

2015年,刘艳丽重新打造团队,想把国外的动物保护理念引进国内 —— 快乐救助,量力而行。与此同时还做了个决定:领养对象只针对外国人。

被送往美国的金毛

领养也许是二次伤害

和人人都能参与的救助环节一样,没有动保法的约束,领养人的标准也没有严格的要求。当一些小院的动物已经达到上限,小院主人又救狗心切,筛选的过程往往也会变得随意。“领养代替购买” 的呼声越来越高,没有经济能力负担品种狗的人会选择领养的方式,但如果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和开支预设,这些被领养走的动物极可能面临退养或是遗弃的结局。

刘艳丽见过太多 “爱狗” 的人,但大多数人的爱只是停留在 “可爱、好看” 的层面,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 因为基地的残疾动物从来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养狗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时的爱心,还得做好付出时间、经历、钱的准备,很多领养人明显没有想到这些,何况领养来的动物既没有花掉一分钱,也完成了最初献爱心的满足感。

刘艳丽收养的残疾狗狗

退养是个还没那么 “糟糕” 的结局,对于已经被驯化、习惯家庭生活的动物来说,如果遭人遗弃,在社会环境中是没法和种种未知抗衡的。而更残酷的,还有虐待动物。刘艳丽尝试过潜入相关的 QQ 群,但对方很谨慎,要求她先发一段自己虐宠的视频作为验证,刘艳丽无能为力。

在英美这样的国家,除了有动物保护法,领养的要求也是一个漫长而严谨的过程:填资料、考核、面试、家访。刘艳丽说到这里连着点了两根烟,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能出国就出国吧!”

兽医和手术台上的流浪狗

刘艳丽基地的流浪猫狗全部做了绝育,这样除了符合国外的领养要求外,对动物自身来说也是利大于弊。给基地的动物做绝育手术算公益项目的一部分,合作的大夫叫吴丰,05年从兽医专业毕业后就开始负责宠物临床的疾病诊治。吴丰现在有了自己的宠物医院,店里收养了一只流浪狗乖乖,家里还有客人捡来的吉娃娃小串儿。

从联系上吴丰到他接受采访总共持续了两周,采访当天的时间临时定在了晚上9点半 —— 这是吴丰连续三个月以来回家最早的一次,平时工作到转钟才是常态。开始做救助后,吴丰除了在自己的医院工作外,还得徘徊于基地的医院和社区的医务室,最长的一场手术从消毒到结束持续了九个小时。

工作中的吴丰

09年,吴丰跟居委会合作,给流浪动物做绝育只要半价,但以救助为出发点的献爱心行为最终还是因为钱遭来了非议,“有些人觉得做绝育半价,其他项目理所应当也优惠,但我们这些医护人员也得养家糊口,公益项目需要商业来支撑才行,很多人想不到这层,让我们很头疼。”

任何手术都存在风险,麻药过敏、后期伤口感染,这些可能发生的结果都需要救助人去承担,万一对方不理解,吴丰也只能放弃,毕竟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兽医,很忙,还有很多只狗狗排队等着他去体检。

今年是吴丰参与流浪动物救助的第九个年头,在动物福利这方面他什么也没多想,因为国内还处于落后的阶段,他只需要像美国、香港、台湾这些走在前列的地方学习就行了。至于他看不惯的事情,比如拿宠物当生育机器的现象,他觉得自己没有权利和能力去指责别人,但他可以选择拒绝服务。

给狗狗做体检

最好也最难的结局是回归家庭

“有的救助人觉得把狗打扮得漂漂亮亮、穿件新衣服、或者做个绝育,就可以被领养了。但实际上很多流浪狗的行为大多都是有问题的,导致后续退养的情况非常多。” 丁老师正在做的是流浪狗被救助之后,对它们进行社会化矫正和培训,好让它们更快回归家庭,但绝大多数救助者都忽略了这一环节。

不仅仅是流浪狗,每只宠物都有 “上学” 的必要,可惜把宠物送来丁老师这里 “接受教育” 的人并不多。通常一只狗的培训周期至少为一个月,每个月的费用在4500左右,算得上贵族学校的学费已经把不少狗主人挡在了门外。

丁老师组织的社区科普活动

丁老师的机构有十来位训犬师,这是一个有风险的职业,尤其是对年轻的训犬师来说,面对性格迥异又常年承受着社会压力的狗,被咬伤是常有的事。所以在国内宠物以每年25%-30%的频率增长的条件下,这个没什么门槛、前景也不错的职业真正坚持下来的人并没有多少,爱心和耐心是两个基础条件。另一方面,狗主人的不理解也成为了训犬行业的障碍。

“狗跟小孩子一样,在学校听老师的话,但如果爸妈太溺爱的话,回家了还是为所欲为我行我素。在它们眼里,主人可能就是照顾吃喝拉撒睡的佣人,不会去尊重你。真正需要学习的其实是狗主人,训犬课说白了就是亲子课。”

人和流浪狗的矛盾其实是人和人的矛盾

丁老师在三年前成立了中国第一支专业嗅闻犬追踪搜救社会公益团队,除了纠正犬行为意外,还训练搜救犬、搜救遇难老人和运用网络平台协助寻找丢失宠物、进入社区做宣传等活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一个目的 —— 转变人对狗的认知。而他现在正在做的是提倡主人为宠物配备芯片,这样能帮助救助人更快地替走失的流浪狗找到原主人。

每逢年前,返乡弃养的宠物都会变多,丁老师春节七天假里至少能接到几千次求助信息。最近,因为办狗证的费用和流程繁琐,一批新的 “流浪汉” 陆续出现。但如果有芯片,狗狗的身份得到保障,寻主的过程也会容易很多。目前国内的芯片仅用于了解血统、基因、DNA ,说白了就是方便进行活体交易,没有任何实际的价值和意义,而一旦把狗和主人的身份绑定在一起,作为监护人的人类能承担更多责任。

流浪狗伤人和虐待动物的事件层出不穷,每当一条新闻发生,网络上两种情绪针锋相对,丁老师的微信也总会在这个时间点爆炸。“人肉他!搞死他!” —— 除了安抚这一类激动的情绪,避免造成更大的冲突外,丁老师还是希望更多养狗的人能站在不养狗的角度去看问题。

“其实人都是善良的,没有人是生下来心就很恶的,中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骂战,把养狗人骂成狗奴,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养狗人不自律造成的。”

不系牵引绳、乱扑人、扰民、随地拉屎......如果主人本身不能做到文明养犬,狗的社会化能力得不到提升,对于不养狗或者害怕狗的人、甚至包括环卫工人在内,都是一种困扰。国内养狗的人毕竟还是少数,理应站在更多人的角度去换位思考。做公益同样如此,理性地去看待问题才是解决问题的前提。

成立动保法道阻且长

在淘宝上输入 “领养”,自动跟出 “领养狗狗 幼犬 活体” 的选择,出现了一千多条信息,其中 “有偿领养” 占了80%。虽然每只狗的价格仅在一百块左右,但明码标价的交易让人搞不清这到底是 “领养” 还是 “购买”。销量最高的一家店累计交易量为62次,点开评论,充斥着 “死狗”、“病狗” 的字眼和买卖双方的对骂。更令人感到不适的,是一条 “狗狗又笨又丑第二天就死了” 的评论,点赞量达到最高,甚至有人回复问,“好吃吗?”

和卖家的沟通简单明了,并没有过多的询问,唯一的承诺是 “运输途中死亡免费补发,七天内出现问题半价补发。” 此外,随机发货,没有图片。从冷冰冰的回复中,无法判断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但肯定不是一个真正热爱动物的人。在几百场交易中,猫和狗被当作商品,凌乱地打包,去面对一场生与死的赌博。

这算是一种虐待吗?没法界定。

目前,世界上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出台了动物福利法,而在中国,只有《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防疫法》、《畜牧法》、《实验动物管理条例》等专门的动物保护、管理法律法规。在关于制定动保法的讨论中,双方声音僵持不下。当以爱心为出发点的救助组织都互相猜忌甚至诋毁时,不养狗和养狗人的矛盾更加激烈。人和人的关系都存在问题,人和动物的关系更不值得一提;人类自身的利益如果没法得到保障,为动物谋福利的前景必然不容乐观。

我突然想到了《香肠派对》,见识了人类厨房的香肠带领其他食物展开了一场厨房大逃亡。至于还在流浪或者正在等待被领养的猫和狗们,希望它们不用策划一场逃亡,也能得到一个普通的圆满的结局。


本文作者微博@屁王麦基


微信公众平台文章阅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全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