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大全 新闻微信文章 光明日报微信文章 40年前18个庄稼汉在“生死契约”上摁下红手印,40年后……

40年前18个庄稼汉在“生死契约”上摁下红手印,40年后……

点击上方“光明日报”一键关注

1978年11月24日晚上,黑黢黢的夜里刮着黑黢黢的风。在安徽凤阳小岗村,寒潮已经来了,风有些刺骨。小岗村18户人家,一家一个户主,摸黑来到村民严立华家,围拢在一盏昏暗的油灯旁。村里唯一的文化人,初中毕业的严宏昌在一张纸上奋笔写下分田到户的字据,18户户主在字据上摁下红手印。这18个红手印,开启了小岗人分田到户的“大包干”,拉开了中国当代农村改革的序幕。



“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每户的全年上缴和公粮。不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杀头也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


大包干纪念馆里的雕像,生动记载了这一幕


40年前,小岗人凭着这股敢想敢干的精神,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今天,生长于这片土地上的年轻人,从未停止追随和超越的步伐,他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和奋斗,折射出今日小岗村的新面貌,折射出中国农民的新风貌。

在大棚里播下种子


在小岗村的大包干纪念馆正对面,立着一块“小岗新时代家庭农场”的牌子,后面是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色大棚,31岁的小岗村民杨伟在这里种植了16个棚的草莓,4个棚的葡萄,以及4个棚的西瓜和车厘子,这样一年四季都能结果、有生意。


杨伟的家庭农场

高二毕业后,杨伟就去了南京服役,2013年,在部队锻炼了8年后,他还是决定回到小岗村,回到这片祖祖辈辈耕耘过的土地。


对于杨伟的选择,家里人都不理解,认为他读过书、当过兵,应该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在部队的时候,每年休假回来,我都感觉村里有变化,今年多了一条路,明年盖了新区。亲眼看着小岗村的发展,自己也要回来干点事情。”杨伟坚信自己回到村里,能干一番事。


起初,对经济作物认识有限,杨伟选择了西瓜、蔬菜等易种易活的农作物,但种了两年,效益却迟迟提不上来。


2015年,通过专家指导和外出考察,杨伟决定改种草莓,并以600元每亩的价格,流转了20亩土地,搭建起11个大棚。从品种选择、管理大棚温度湿度到施农家肥、防治病虫害,两年的劳作,将杨伟锻炼成大棚草莓种植的专家。


“去年大棚的纯收入有11万,今年我又流转了15亩地,扩建到24个棚,就等着过个丰收年了!”大棚种植能走上正轨,杨伟对土地改革政策着实感激,“不仅我挣钱了,把土地流转给我的老乡,有的在村子里的企业挣工钱,有的开农家乐,都过上了好日子。像我们村的年轻人吴斌,今年开了农家乐,能坐12桌,生意很好的。”


近年来,小岗村不断深化“三权分置”土地改革,通过确权颁证坚持了土地集体所有权,稳定了农户承包权,放活了土地经营权,目前已有61.2%的耕地流转给了企业、家庭农场和专业合作社。


村民把土地流转出去,自己可以开农家乐


企业流转村民的土地,再收购农作物,制成有小岗特色的商品

“未来,土地经营权有必要流转到少数人手里。”杨玉兵是杨伟的堂哥,2010年牵头成立了小岗村甜叶菊合作社,流转了300多亩耕地,大规模种植甜叶菊,“党的十九大报告不是提出了吗,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有这个政策,承包权稳定了,农民流转经营权更踏实,我们整合土地搞生产也更放心。”

40年前的“大包干”改变了原有的分配方式,极大释放了农民身上的生产力,解决了几亿农民的温饱问题。今天的“三权分置”土地改革,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农村改革又一重大制度创新。农村的土地集体所有权、农户的承包权、土地的经营权“三权”分置,能够更好地维护农民集体、承包农户以及新型经营主体的权益,并促进土地资源优化配置,推动现代农业发展。

在校园里育出新苗


上午10点,凤阳县小岗学校的440名中小学生,正在练习学校独有的武术操,学生们一板一眼地出拳、踢腿,在崭新的塑胶操场上投下齐整的影子。操场旁边,一栋三层楼的少年宫格外醒目,少年宫里设置了乐器、武术、花鼓戏、叉拉机舞等教学场地,是学生们的文体乐园。


而在5年前,这里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小岗学校前身是一所村级小学,硬件条件差、师资匮乏,每次打印资料,都要去村办公室借计算机和打印机。让村民最头疼的,是距离最近的小溪河中学远在10公里之外,而且没有公共交通,这意味着孩子们从初一起就得离家住校。


面对这种窘况,当年“大包干”带头人严宏昌等人带头呼吁,在小岗设立初中,曾任小溪河中学校长的邱建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来到小岗的。


上世纪80年代,小岗村的孩子们在上课


针对师资匮乏的问题,邱建闯以自己在教育系统工作多年的优势,通过各种渠道大力宣传小岗和未来的教育计划,并对每一名申请调入的教师都进行了深入考察。


了解到原武店中学教师张彩艳工作能力强、责任心强,却因家庭原因无法兼顾工作,邱建闯积极协调,帮助解决了种种后顾之忧。现在,张彩艳已成为小岗学校的骨干教师、凤阳县语文学科专家库成员,带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学生。


2013年学校刚建成时,个别家长对于学校的教育质量十分怀疑,因此50多名小学毕业生里,只有30多人留下来继续读初中。


“地误庄稼是一年,教育误人可是一辈子。”邱建闯能理解村民的担忧,更知道成绩才是最有说服力的,“什么也不说,埋头干吧。”当年中考,这一届学生在同级同类学校中获得了全县第二名。



“乡村发展要靠人才,人才培养要靠教育。现在常规教学有了保障,但学生的综合素质跟大城市的学生比,差距不小。”考察全国多所中小学后,邱建闯认为,师资力量仍是小岗学校的短板,“‘互联网+教育’能把城市的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到村里,这是我们乡村教育提高质量的好办法。”


天津市红星路小学是全国书法教育示范学校,有着雄厚的书法教育资源和完善的培养体系。了解到这一信息,邱建闯迅速与红星路小学联络沟通,在双方的努力下,依托网络直播进行的书法课程,于2018年3月2日正式开课。


通过网络,小岗学校与红星路小学的老师学生们实现了实时互动

每周一中午的书法课,是三年级学生最期待的一堂课。“以前哪个学生能把字写整齐,就很好了,现在系统地进行学习,每一笔每一划都非常标准、规整,基础打的特别扎实。”说起半年来的学习成果,语文老师王瑞打心眼儿里为学生骄傲。


小岗学校三年级的学生在上书法课

每次上完课,王瑞都会把学生们的习作拍照发送给家长,程瑶瑶的父亲程文豹是土生土长的小岗村民,不懂书法,甚至连字也写不好看,但每次看到女儿的习作,都要仔细欣赏一番。“我小时候连认字都不敢想,今天孩子都能练书法了,这一笔写得好啊!”在程文豹看来,小岗现在的日子,就像女儿的书法,越写越精神。


时序更替,梦想前行。迈入新时代,小岗精神依然流淌在每一位小岗新生代的血液中,他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和奋斗,是小岗梦,更是中国亿万农民的中国梦。


内容来源: 融媒体中心

记者:姜奕名

本期编辑:康薇薇 邢妍妍 孙嘉靖



微信公众平台文章阅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全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