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大全 影音微信文章 文慧园路三号微信文章 魏时煜 | 和妈妈一起看电影

魏时煜 | 和妈妈一起看电影

点击上方“文慧园路三号”一键关注


文 | 魏时煜,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电影学博士,近年最为人瞩目的学者电影人,导演有《金门银光梦》《古巴花旦》,著有《灿若锦霞:第一代跨洋影人与近代中国》等。本文为魏教授特意为“幕味儿”撰写的文章,在此表示感谢,也祝普天下伟大的母亲节日快乐。


在我的记忆中,最早看电影都是在父母工作过的石油仪器厂大院里。食堂门口有块空地,拉起一块白幕,就放电影了,也不知道要放什么片子。男女老少总是挤满白幕的正面,我曾搬个小板凳早早地去给妈妈占位子。


上小学之后,不愿挤在人堆里,就就在银幕背面看电影。妈妈喜欢看电影,大多和我一起看,只是我全神贯注,并不记得妈妈看电影的表情。她喜欢的电影都会再说起。


《红楼梦》


作为越剧迷,五、六十年代她最喜欢徐玉兰、王文娟的《红楼梦》和袁雪芬、范瑞娟的《梁祝》,这两部电影我也很喜欢。妈妈说她刚工作时在北京长安大剧院看过越剧,她迷恋角儿们上大银幕,她怎能错过。


邻居张阿姨也喜欢越剧,买了很贵的《红楼梦》黑胶唱片,我和邻居小女友红真听了一遍又一遍,学会了整个《红楼梦》。吃完晚饭,到了给妈妈汇报演出的时间,第一幕“黛玉进府”,我是宝玉、红真是黛玉,我妹妹拄着扫帚演老祖宗。不过妹妹只有五岁,红真已经很高,本来黛玉扑进贾母怀里,就成了贾母扑进了黛玉怀里,妈妈哈哈大笑。


上中学时,我还和同学演出过《梁祝》中的“十八相送”一段。那时没有越剧演出看,只是跟着妈妈看电影。


《舞台姐妹》


妈妈曾经很喜欢女演员谢芳,所以我也跟着看谢芳的作品:《早春二月》、《青春之歌》和《舞台姐妹》。


《舞台姐妹》讲的是越剧戏班的故事,妈妈和我都觉得这部特别好看。谢芳和当时几乎所有演员一样,文革之中被耽误十年,七十年代末再上银幕,已经年华老去,《第二次握手》里谢芳已经全然不是当年面貌,记得妈妈的感叹。


《垂帘听政》


八十年代,我们搬到西安电影制片厂对面,从此在西影职工俱乐部影院看电影。香港电影人北上的合拍片是全家一起看的,记得有李连杰初登银幕的《少林寺》,还有李翰祥导演的《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当时不知道谁是李翰祥,只是觉得这两个电影特别好看。


这个时期,一些早些时候的港产片也看到了。有一部由美若天仙的夏梦主演的港产片叫《三看御妹刘金锭》,确实戏曲片,妈妈特别喜欢。


还有一部让父母看完唏嘘不已、我也因此记得的电影,叫做《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不知道怎么当时就记住了导演楚原的名字,很多年后我拍纪录片《金门银光梦》还用了楚原的访问。



妈妈是一位工程师,但她读书的时候却跟着舅舅的指示,按照世界文学史读了很多名著。她自己最喜欢诗词,写诗填词的时候,像一位工程师严格遵守格律。


我和妹妹从小也读了妈妈书架上的书,还曾经梦想像勃朗特姐妹那样做文坛姐妹。我原本是理科生,在一个科技大学读了科技英文学士之后,因为做着作家梦,就一心要到国外去读文学,比较文学硕士读完,就继续读博士,还转了电影学。


父亲对我「越来越窄」的职业选择很是担忧,母亲说既然我离开家了,她“眼不见、心不烦”。不过他们先是动员妹妹学电脑,然后叮嘱她,以后万一我没饭吃,要照顾我。结果我博士还没毕业,就幸运地收到了香港城市大学的聘用合同,我还像父母保证,如果妹妹暂时没工作,我会资助她的,他们的幸福感从此持续了很多年。


《重庆森林》


2002年他们第一次来港探亲,看到我有很多DVD,提出要我推荐电影。于是我就按照华语电影三个脉络,把导演分批介绍他们,比如香港两次新浪潮的代表导演许鞍华、关锦鹏、王家卫,还有台湾的侯孝贤、杨德昌、李安,以及在中国大陆都没有放映过的第六代导演像娄烨、王小帅的早期作品。


每天吃过晚饭,我就会拿出一个影碟,开始在我的“家庭影院”的42寸电视上给父母播放一部电影,有时候爸爸看完就去睡觉了,但妈妈总会听我讲讲这部电影的特点等等。


记得许鞍华、关锦鹏的电影他们都很喜欢,但是看完王家卫的《重庆森林》时,却有很多疑问,不知这个电影想说什么。我于是讲王家卫电影对“时间”或“大限”的执着,以及人与人在日益现代化的社会中越来越借助“机器”来沟通等等。


按照这个思路,他们再看《堕落天使》时,已经领会要点。每天晚饭后的电影和电影后的讨论,让他们觉得十分充实,三个月访港,看了85部华语电影,可以说已经看到整个九十年代华语电影最好的作品。


《杀死比尔》


第二年他们再次访港时,又看了76部外语片。我本来担心他们看字幕可能理解会慢一些,但是老两口都是读书人,完全没问题。欧美艺术片大导演的电影轮流看。令我吃惊的是,妈妈特别喜欢塔伦蒂诺的电影,尤其喜欢乌玛瑟曼主演的《标杀令》(注:内地译《杀死比尔》),并不怕其中的暴力和血腥。


和她聊天,原来这部电影让她想起小时候看过的武侠小说,而这部电影也确实受到港产武侠片的影响。妈妈小时侯,一度痴迷武侠小说,自制“飞镖”(其实是在一个鉄片上系上红布条),在家门口的影壁上画个圆圈,每天练习掷出她的“飞镖”。


据我小姨说,动作分为直接掷出,转身掷出,和踢腿从腿下掷出几种。以后每次来港,都会继续追看塔伦蒂诺的电影。还有一次我帮一个电影公司翻译剧本《血滴子》,她还给我讲了“血滴子”这种武器如何摘取人头的机械原理。


《模仿游戏》


到了2015年春节前后,我看了《解码游戏》(注:内地译《模仿游戏》)之后,觉得妈妈一定会喜欢。她到香港,就给她买了戏票。看玩之后,她感叹说,“怎么能拍得出这么好看的电影?”这部电影除了二战的大场面和紧张的情节、出色的表演,我觉得妈妈有遇到知音之感。


电影中呈现的第一代计算机,尺寸超过一个图书馆那种大书柜,是妈妈熟悉的。我记得那种大型机器上,一个现在比小拇指尖还小的芯片,当时是一块A4纸那么大的电路板。妈妈作为单位的技术尖子,岗位是最为重要的“调试组”,他们生产的仪器,帮助全中国在各地找到大量的石油。


妈妈的整个职业生涯,经历了从这个石油勘探仪从第一代到第五代的进化过程,第五代已经全部电脑化,不再需要大型机器了。影片中电脑之父图灵令人敬佩之处,还在于周围人全都慌乱的情况下,他还能专注于解码。妈妈也如此,即便她的技术革新被领导占为己有,或者同事嫉妒的闲言碎语会令她烦恼,但是如爸爸所说,她会很快再次专注于工作,又搞出一项技术革新。


《金门银光梦》


从2009年起,我的电影开始陆续做出来,每个片子妈妈都看过不止一个版本,每次都很专注地看完,就连我未曾剪接好的部分,她都用自己的想象把空隙连接起来,从来不会觉得不好看。


2012年她看到《金门银光梦》第五剪,就感叹伍锦霞人生的精彩;等我两年后完全做好,又惊奇于所有新添的内容。


2018年妈妈来香港期间,我带她去油麻地百老汇看了一场《古巴花旦》,那天告诉观众,“今天我妈妈在现场,请原谅我用普通话和大家分享。”观众很体贴地鼓掌,妈妈也很高兴。那时我想起小时侯妈妈带给我越剧的滋养,让我在理解粤剧的时候没有太多困难。而妈妈也是在香港,重新开始看越剧的演出,多年过去,连徐玉兰、王文娟、范瑞娟的徒弟们都成了师傅了,妈妈对越剧的热爱却没有变。


《古巴花旦》导演和被拍摄主角


我也是从这个角度理解了戏迷,这次剪接时,认真考虑了每一段戏曲在片中的前景、背景上出现的时间,以照顾戏迷的需求。读博士的时候,读到美国教授马兰清教授写谢晋《舞台姐妹》的文章,和妈妈分享过文章中从社会主义语境看性和政治的分析。


去年到澳门开会见到马兰清教授,她比较了《舞台姐妹》和《古巴花旦》的相似之处,我也第一时间告诉了妈妈。


除了看电影,妈妈还有一个爱好,就是看我写的文章。从小学生时代的作文,到中学时代发表的文字,到大学时代和同学的通信,妈妈说,我就是她的电视连续剧。


今年母亲节,妈妈不在香港,我写下和妈妈一起看电影的故事,祝妈妈母亲节快乐!


母亲节特别福利 | 留言区送上你对妈妈的祝福,或分享你最喜欢的母亲题材电影,我们择优送上5月13日晚文德斯导演国家大剧院重磅大戏《采珠人》入场券。详情见今日次条。

投稿请至工作邮箱movie1958@126.com

进影迷群请至公号对话框「勾搭」备注加群

微信公众平台文章阅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全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