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大全 名人微信文章 徐徐道来话北京微信文章 徐徐道来话北京︱侯宝林百年诞辰2 侯大师也是失学儿童,只念过三个月的书!

徐徐道来话北京︱侯宝林百年诞辰2 侯大师也是失学儿童,只念过三个月的书!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一键关注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

今天推送的图文和音频内容略有不同,点击下面音频可直接收听!



侯宝林被尊为相声界具有开创性的一代宗师,并被誉为语言大师。在他漫长的60年的艺术生涯中,潜心研究并发展相声艺术,把欢笑带给观众。以他为代表的一批相声艺术家使这门艺术真正走进千家万户,达到一个令人瞩目的艺术高峰。他为相声事业倾注了毕生精力,除创作和表演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相声名段以外,还对相声和曲艺的源流、规律和艺术技巧进行了理论研究。他还注重培养年轻一代,一些活跃在相声舞台的名家都是他的学生。

2017年,是侯宝林大师诞辰一百周年,为此,我们也在2017年的节目中,从3月份开始,每周的六日两期节目,和大家系统回顾侯宝林先生的生平故事,以纪念这位相声大师百年诞辰。


侯宝林先生被誉为一代“相声大师”,堪称相声历史上里程碑似的人物。不过大多数朋友只欣赏过侯宝林先生舞台上的风采,却并不了解他一生中那精彩动听的传奇故事。


在民间,曾经流传着很多和侯宝林大师有关的笑话,下面我就和您说几个。据天津的曲艺名家高玉琮回忆,侯先生曾带一个演出队慰问四川南桐矿物局的职工,演员有高玉琮、姜宝林、胡仲仁、康达夫、李如刚等,担任报幕工作的是中央歌舞团的一位女演员。一天晚上没有演出,侯先生提出打麻将消遣。一起玩的有李如刚、那位女演员,高玉琮也“应邀”参加了这次“赌博”的队伍。桌子已经支好,人也都坐齐。李如刚问:“玩多大的。”侯先生年岁最大,当然要听他的。他没说话却伸出了一个食指。女演员说:“一把牌一块?”他摇头,拉长了声音:“大—”女演员再问:“一把牌十块?”他再摇头,再拉长声音:“大—”李如刚说,“师父,一把一百块?”侯先生摇头还拉长声音:“大—”但,他马上又说:“一把牌一角钱。”顿时,另外三人呆了,一会儿如梦初醒,都哈哈大笑起来。侯先生说:“我们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舞台上对赌博的要给以讥讽、抨击。下了台,我们赌?不就把‘工程师’的称号给‘污染’了?玩麻将是消遣,也能活动活动手腕子。真赌,就大不应该了。”这个晚上,四个人玩了两锅儿,侯先生是最大的“赢家”,也只赢了七角钱。

如果您看了我们昨天的公号,您就知道了,由于养父失业,侯宝林和母亲一起搬到了姥姥家居住,由于姥姥家是旗人,规矩很多,因此小小年纪的侯宝林在这里过得并不开心,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听到姥姥家院儿外边传来了一阵阵很有节奏的歌唱。顺着歌声朝门外张望时,侯宝林发现原来对面那户人家正在盖新房,盖房打地基的时候须要砸夯,所以他在院里听到的就是工人们砸夯时唱的夯歌。只见一个工人站在高处喊,大家拿着夯等着。他唱一句,下一夯;唱两句,又下一夯。由于侯宝林此前从来没看过戏,更没听过音乐,所以这节奏感和韵律感十足的夯歌一下子就把他吸引住了,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到民间艺术。从那天起,侯宝林边每天都站在门洞里面听人家唱夯歌,有时候傻傻地一听就是几个钟头,连母亲和大舅妈叫他吃饭都听不见!在夯歌朴实的旋律下,转眼间侯宝林又大了一岁。


就在这年的春天,侯宝林迎来了一个好消息,不知是谁发了善心,当时的市立第二十七小学开设了一个免费班,可以让穷人家的孩子免费上学。学校挨门挨户问:有没有失学的孩子?可以插班上学,从一年级学起。母亲给侯宝林报了名,就这样侯宝林走进了学堂,同时也摆脱了家庭的禁锢,有机会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走出家门,侯宝林发现原来光是自己住的这条胡同就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事情,每天上学和放学的路上,他都像看西洋景一样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胡同口会给人推拿正骨的剃头师傅,茶馆里进进出出的各色人等,甚至冥衣铺外摆放着的花花绿绿的纸人纸马,都成为了他抹不去的儿时记忆!这也许就应了那句话吧,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不过这份精彩仿佛是昙花一现,很快就从侯宝林的生活中消失了,原来暑假结束后,市立第二十七小学的免费班就取消了,短短地念了三个月的书,侯宝林就成了失学儿童。


失学后没过多久,侯宝林的二舅给侯宝林和母亲租了一间房,母子俩从姥姥家搬到福寿里19号。由于父亲还是外出没有回来,侯宝林到了新家之后便开始帮着母亲料理家务了。


说是料理家务,其实就是每天出去捡破烂,正好那时辅仁大学在盖房,每天都有整筐整筐的碴土垃圾往外抬。而这些渣土都倒在了侯宝林住家附近的一个大土坑里。


侯宝林每天都会跟一群小伙伴在那些脏土碎砖堆里捡些钉子、铁皮,偶然捡到几段铜丝就能高兴得不得了,要是再能捡到一个水龙头,那可就算是“发了大财”了。


这捡破烂是侯宝林平时的常规工作,赶到了冬天,他还多了另一项任务,那就是去粥厂打粥!那时,北京有些慈善机关在冬天经常会开办粥厂,专门给穷人舍粥。


说起这打粥着实是件苦差事,因为施舍的粥只有两桶,每人给一勺,你去晚了就打不上了。所以尽管冷,也必须早早去排队。侯宝林由于家里穷做不起棉衣服,所以每次排队打粥的时候,都冻得一个劲儿打哆嗦!哆哆嗦嗦排了半天队,打回来的一勺粥还得兑上水,才将将够娘俩的一顿饭。如果赶上打不着的话,侯宝林每次都会享受“三挨”的待遇,有朋友说了,这什么叫“三挨”呀,那就是挨冻、挨饿外带着回家挨说!


就这样,侯宝林在“三挨”待遇的陪伴下,熬过了一个冬天。转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父亲回来了,虽然离开家那么长时间,但依旧没有挣到钱,想想也是在那个年头,哪儿的钱好挣呀!


到了夏天,父亲给侯宝林出了个主意,让他去卖冰核儿,这样兴许能挣几个钱回来!说起这卖冰核儿,很多年轻朋友都不太了解了。其实所谓的“卖冰核儿”,也就是卖天然碎冰。


想着是去卖冰核儿,可连个盛冰的家伙事儿都没有,侯宝林就在捡破烂时,捡了个人家使坏的破搪瓷脸盆,在盆边打四个眼,用绳子拴起来,这就是放冰的工具,还找了根结实的木棍,为的就是把冰凿成小块。有了工具侯宝林就奔了冰窖了,这冰窖秋天是大坑,冬天把什刹海里打上来的冰储存在那儿,就成了冰窖。那时候到冰窖买一大块冰也就是三个大铜板,侯宝林买完了冰让看冰窖的人拿冰镩把冰破成两块,往破脸盆里一放就沿街吆喝着去卖冰核儿了。


您说怎么那么寸,头天开张侯宝林就遇到买主了。他刚走进胡同吆喝了一句,路北的大门楼里就出来了一位:“哎,小孩儿,过来哎!”侯宝林听见有人叫,就端着破脸盆走过去了。“你这两块冰怎么卖呀?”侯宝林心里话说了:上来就要两块?!头一个开张的宁要跑了,我也不要少了!一张嘴:“二十个子儿!”就这一句,那位当时都起了嘎调了:“多少钱?!二十个子儿!”侯宝林一看这位要急眼,赶紧装作不情愿似的往下落价:“得得得,我看您也是着急用冰,干脆给十个子儿,我也卖了!”其实他自己心里有谱,二十个子儿本来就是狮子大张口,不过这十个子儿对于他来说也是相当不错的了!没想到那人根本就没还价,冲侯宝林一招手:“搬进来吧!”卖完了两块冰,侯宝林揣着十枚大铜板,心里别提多美了,这叫首战告捷呀!三大枚的本儿,一下赚了七大枚,两倍还多呢!


第二天侯宝林一早就来到了冰窖,照例三个大子儿趸出二块冰来。照旧奔昨天那胡同就来了,可是吆喝半天也没人出来卖,连个问价的都没有。溜溜转了半天,侯宝林捧着破脸盆哑然一笑:“嘿嘿,哪儿能天天都有那样的好买卖呢!”


除了卖冰核儿,侯宝林小时候还卖过水。这活也是父亲帮他琢磨出来的,父亲回家后,在二舅的帮助下到一位县长家当了厨子。


那个时候,北京有个奇怪的现象,像宛平县、香河县的县衙门都设在北京城里,县衙门在城里,县长和家眷们自然也都在城里。所以父亲虽然是在一位县长家做厨子,但并没有离开北京城。


在给县长家做饭的时候,父亲发现总会有不少征召来的新兵会临时驻扎在城里,大约都是呆个三五天就开拔。买卖铺户的掌柜的经常给新兵们送来干粮,但光有干粮就是没水。于是父亲就让侯宝林拿着大铁壶,再捎上几只粗纱碗去卖白糖水给这些新兵喝,真别说这买卖的确不赖,您琢磨琢磨白嘴吃干粮,那儿有个不噎着的呀,弄点白糖水一遛缝,别提多舒坦了。


侯宝林的白糖水言无二价,一个大铜板一碗,虽然说够贵了点吧,可一直没断了买主。不过这小买卖不是长久之计,因为新兵三五天就开拔,所以侯宝林光指着买白糖水还是不成。于是他又想开了挣钱的辙,做什么好呢?


人都说:“穷则思变”,那是一个夏末秋初的一天,从早到晚溜溜下了一天大雨,家里一口吃的都没有了。父亲在衙门口里做事,吃饭的事情不用家里操心,可侯宝林和母亲怎么办呢?怎么着也得找口饭辙呀,侯宝林就跟街坊拆兑了十个大铜板,顶着雨跑到兴华寺街西口往北路西的那个粮店里,买了一斤多豌豆,回家后搁点儿盐和花椒就给煮上了。


您可别以为侯宝林是要跟母亲吃煮豌豆,锅里这些不起眼的豌豆,可是他换饭吃的宝贝呀!侯宝林煮的是老北京很有名的“牛筋儿豌豆”,这豌豆不能煮太熟,煮八九成熟,捞出来晾一会儿,豌豆皮就发皱了,咸香可口,特别筋斗,不少人都喜欢拿他当零嘴儿吃!当时侯宝林为了多赚点钱,还特意煮的工夫大一点儿,因为这样看起来更出数。把“牛筋儿豌豆”煮好了,侯宝林也顾不得下雨,找了个破麻袋片儿当雨衣挎着个小筐儿去上街去卖豌豆了。


有人可能会说了侯宝林冒着这么大的雨去卖豌豆,那买卖能好做吗?您甭替他着急,侯宝林心里有底,因为天一下雨,一般卖小吃的都不出来了,所以他的这所谓的“侯氏牛筋儿豌豆”就是独一份儿的了,果不其然这点儿豌豆,一会儿的功夫就卖了二十多铜板!除去从邻居那儿借来的十大枚铜板的本钱,侯宝林净赚了一倍还多呢!


挎着小筐儿回到家,侯宝林先还了街坊十大枚铜板的账,然后拿着剩下的十多大枚铜板又再一次来到了买豌豆的那个粮店买了一斤玉米面儿,从粮店出来还在旁边的油盐店又买了一大枚铜板的咸菜,好歹回家够蒸顿窝窝头,娘儿俩凑合吃上一顿饭的了。


其实为了能吃饱饭,侯宝林还卖过报、卖过糖豆、卖过花生米,甚至还要过饭呢,但各种各样的方法都试过了,想要吃一顿饱饭的简单愿望,还是难以满足!父亲也看到侯宝林这么饥一顿饱一顿的也十分心疼,于是在和母亲商量过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为了让侯宝林能够有个吃饭的地方送他去学徒。那父亲究竟会把侯宝林送到什么地方去学徒呢?

还请您关注我们下周六的节目和微信公众号。


哪里能听:

播出电台:北京交通广播103.9兆赫

播出节目:《徐徐道来话北京》

主持人:著名相声演员徐德亮

播出时间:每早六点首播,翌日零点重播。

2017年开始,每天零点也增加一次播出哦!


其他收听方法:

1、歌华有线305频道

2、下载听听FM的APP搜索“徐徐道来话北京”

3、关注本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来源于网络!

本公号所有音频、文字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发转载!违者必究!

长按二维码识别或推荐扫描,您就能天天收听阅读《徐徐道来话北京》了!

微信公众平台文章阅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全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