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大全 健康微信文章 丁香园微信文章 家属坚决要求:放弃治疗,自动出院

家属坚决要求:放弃治疗,自动出院

点击上方“丁香园”一键关注

微信里值班医生给我发了张图片。


「24 床病人血常规血红蛋白只有 64 g/L,要输血么?」


「家属什么意见?」


「家属同意输。」


看着这句话,我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01


那是个肿瘤晚期患者。


肺部转移,癌性胸腔积液把几乎把整个左肺都淹没了。


之前患者家属跟我说过,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我也坦诚说患者目前这个状况基本不可逆转了,要家里条件也不够支持,不如早些时候找一个下面的医院,安排一下后面的事情。


我觉得我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可患者却还是在病房住着。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跟所有的医生和护士交待,给患者家属再明白地交待,不要光问同不同意输血,还要说明目前输血治疗的价值和意义。


我觉得血输得挺浪费的。


可是转念想想,是不是我太无情。


在患者眼中,医生总是冷血无情的,不是么?




02


之前接过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能不能帮忙联系我们医院肿瘤内科的医生,把他的一个亲戚给收入院。


通过电话,大致了解了一下病情之后,我婉言推掉了。


一个诊断明确的卵巢恶性肿瘤,做手术的时候发现腹盆腔广泛种植转移,目前大量腹腔积液还伴着肠梗阻,无尿(这说明转移的肿瘤已经影响到胃肠道和泌尿系统),目前住在市里另外一个三甲医院。


之前去过香港、台湾、新加坡、日本,尝试过不少听上去非常高端大气的治疗方式。想让我帮忙的原因是,觉得目前这家医院水平太差,医生胆子太小,治疗太消极。


患者本人求生欲望特别强烈,所以想要换到我们医院再试试。


电话中,对方不止一次地指责目前所在的医院。我一直憋着一口气,想着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够接受,患者这个情况,本来就已经是回天乏术?


也许,只因为我是局外人。


身在其中的时候,我们会不会同样执着于那些渺茫的希望,而不愿放手?


如果你是患者 or 家属,是不是也会害怕那种「被放弃」的感觉?




03


我当总值班的时候有一个主动脉夹层的患者,60 岁出头。

面对高昂的治疗费用,患者的儿子和丈夫始终犹豫不决,在监护室躺了2天,也没有拿定主意到底手术还是放弃。


最后患者儿子说:要不我们跟妈妈商量一下?


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我竟然觉得无法面对这样的场面:


如果患者(妈妈)听到治疗费用之后,主动选择放弃手术,那是一种坦然,还是一种残忍?


所幸——是的,我居然用了「所幸」这个词——患者夹层继发的动脉瘤破裂,等不到这样的场面发生,先走了。




04


想起当年实习在感染科的时候,还有一个 19 岁的女孩。


一天晚上跟的住院医生(我们一般叫「老大」)值班,女孩又发热到 39 度。


老大说:给她抽个配血吧,她消耗症状太厉害了,看能不能配上点血给她输上。


我去抽的时候,印象深刻的是女孩与她家长那种焦虑截然相反的坚毅和平静。因为背部的病灶已经无法平卧的她,就背着我侧躺着,伸出一只手侧过脸来对我说:


你抽吧。


当时考虑她是脊柱结核,同时合并了背部的细菌感染。一直说建议她手术治疗,但家里面实在拿不出钱来。


所有的抢救同意书,家属都签的「不同意」。


但每次交班的时候,老大都会说,其实她家人还是想救的,真要抢救的时候再跟家属谈谈重新签一下,这么年轻的孩子,放弃了可惜。


一周后再轮到我早上抽血,再见这个病人,发现原来通常抽血的地方已经留置了静脉通道。本来打算从脚上抽,一看双脚都水肿得无处下针。病人背后的感染灶已经破溃,在往外不停流脓。


当天下午外科觉得病人病情太重了,再耽误不起了,上台手术,但是没想到冰冻病理出来竟然报的是:「恶性肿瘤」。


手术停止送 ICU,患者出现 DIC(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家属坚决要求出院,然后这个病人就「出院」了。


作为医生,我当然很清楚这个「出院」背后意味着什么。


第二天老大跟我描述了从手术室到 ICU 一路都滴着血的场景。我不敢想,这一路,家属是怎么带她回去的。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05


「生命是多么崇高多么珍贵,多么不容放弃不容亵渎。


这些说得都对,但是只因为你未曾真正地遭遇过生命,面临过选择。


很多事是不能只看结果的,你不知道在每个「放弃」决定的背后,那些选择「放弃」的人,都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当你跟着过程一路走下来,到最后要选择的时候,扪心自问,你真的就能做得比他们更好吗?


到那个时候,你会不会对这些无奈,多一些谅解?


文章首发于「协和八」微信公众号,丁香园修改发布

责任编辑:lightningwing

题图来源:站酷海洛

微信公众平台文章阅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全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