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大全 财经微信文章 商业人物微信文章 《花千骨》出品人“马中骏”:爆款的秘密

《花千骨》出品人“马中骏”:爆款的秘密

点击上方“商业人物”一键关注

--Tips:点击上方蓝色【商业人物】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北京,三元桥,曙光大厦,慈文传媒。

红白黑营造的殿宇,迷幻的身体,朦胧的色调,恰如其分地激发起访客的想象力。古色古香的一楼大厅墙壁上张贴着许多画作,创作者分别是三位意大利当代画家马克、法比欧、斯巴达,对面窗台上摆满了一长排书籍,经管、武侠、网络小说,大部分是中国现当代作品。

“六界第一美男”马可、“亦正亦邪的异朽阁阁主”张丹峰、“素颜女神”王丽坤等明星海报张贴在二楼走廊,一张张笑脸洋溢着青春的光芒,艺人们大部分时间在外拍戏,很少出现在公司,旁边大开间工作区是编剧中心,编剧们正从众多小说中筛选可以拍成优秀影视的那个。

2012版《西游记》道具猪八戒,已经来到这4年多了,依然驻守在三楼楼梯口。马中骏只要没有外出办事,都会经过这里,来到位于三楼并不是特别宽敞的办公室,与其影视作品中水墨基调、不食人间烟火的背景相比,这里比想象中朴素、接地气儿得多。

马中骏,慈文传媒集团董事长,员工们俏皮地称之为“马爷”。“独具探索精神和商业智慧,德厚但不失精明,谦逊但从不附会”是外人给他的评价。他生于1957年,今年59岁了,与屏幕中和屏幕前正当道的“小鲜肉们”相比,马中骏是当之无愧的“爷”,带领着朝气蓬勃的网剧产业不断前行。

“这跟年龄无关,有的人即便年轻也做不了,因为思维模式还是传统的”,慈文有非常年轻的编剧、动画和游戏团队,马中骏亲切地称他们“小孩儿”,永葆青春的秘密是,经常跟“小孩儿”交流,“感觉思路真不一样”。

商业不会让人流芳百世,打造流行中的经典,是他们的一致追求。
现象剧

根据2016年初优酷联合艺恩发布的《2015大剧琅琊榜》,慈文传媒出品的《花千骨》以195.2亿播放量摘得2015网络播放量冠军,成为这一年当之无愧的剧王。排在第二位的是113.2亿的《武媚娘》,《琅琊榜》以101.8亿位列第三。




仙侠玄幻剧《花千骨》借鉴西方托尔金《魔戒》的奇幻思路,与中国传统武侠剧混搭,传递出浓郁的当代气息。作为一部现象级大剧,《花千骨》还创造了中国周播剧最高收视、影视剧带动相关延伸产业最高产值的奇迹。


高点击、高收视意味着作品的流行,高产值则让其成为全IP运作的典范。2015年,互动娱乐产业进入IP元年,当IP成为热词,很多人蓦然回首已发现错过良机。

艾瑞咨询指出,网络文学已成为最大的IP源头,凭借庞大的读者量,IP改编的游戏、电影、电视剧以及漫画都有不错表现。

很多人敬重马中骏富有远见,当国内IP概念还没有兴起的时候,他就购买了60多部网络小说版权,囤积了丰富的网络文学矿藏,这在一定程度上为现象级大剧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根据公司最新公告,2016年慈文将制作电视剧20部,网络剧4部,其中不乏《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特工皇妃》、《寻找爱情的邹小姐》、《脱骨香》等重磅作品,网络剧分别为《少年股神》《示铃录2/3》、《暗黑者3》。这些作品大都来自网络小说的改编。

今年暑期上映的《老九门》,改编自著名网络小说作家南派三叔的作品,很多粉丝预测,它或许会成为继《花千骨》之后下一部现象级大作。科幻电影《三体》也将于今年上映。

所谓独特见解和前瞻性眼光,在马中骏看来,只不过他在网络文学还不够市场化的时候,比较早地介入了这一领域,占取了一些先机。

2013年网络小说改编手游进入高速发展期,2011年网络小说掀起改编影视剧热潮,沿着时间之河继续向前追溯,那是在2002年网络小说刚刚进入PC互联网发展高峰时,马中骏已经意识到网剧的机遇,新浪读书排行前几名的网络小说,都被他收入囊中。
真热爱

马中骏是圈内为数不多的爱看网络小说的老板,至今仍保持着较高阅读量。他爱看书,也看得比较快,没事就把看书当做休闲。慈文很大一部分网络小说是他从上千部作品中精挑细选出来的。

这些作品并非都是一线热门,他也购买了许多二三线小说。凭着对艺术的高度直觉,他成为许多网络小说的伯乐,发现其闪光点,并将其培育成优秀影视剧。


网络小说强调与读者互动,很多人的经验通过一个写作者的笔表达出来,是一种集体心理的描摹,一种集体智慧的表现。网络文学是交互的,其伟大与不伟大都在于向粉丝投降,会有口水,也会有糟粕,深刻性不如内省型作品强,但它的好处是通俗性强,作者和读者可以交心。

这些作品有很多内容富有想象力,“如果能够将其开掘出来,将推动影视行业的发展。”他自己也曾在《红房间·白房间·黑房间》等话剧作品中为读者营造过梦想的宅邸,“让欣赏者富有弹性的想象力去装饰殿宇”。




如何甄选经典颇有难度,如果有什么诀窍,就是真热爱。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行业,它的规则不是今天制定的,千百年来都没有变过。


好作品要有好人物、好故事、好情感、好语言、好主题、好情怀,让大家记得住,看得津津有味,不管男女老少都会为它落泪,为它感动、为它激动,为它开心,看完以后还可以三思。

网剧是一种非常自由的载体,是未来电视剧的发展方向,但艺术是根。高科技可以使作品视觉效果更震撼,互联网让推广手段更有效,可以用其+互联网,+现代化,+高科技,但它们不能改变菜肴本身的精美和恶劣。

“网络作品要做到伟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一领域能做出大家都爱看的作品,将其称为‘人民的导演’或者‘人民的艺术家’是没问题的。”
先行者

马中骏不仅是网络剧投资第一人,而且曾开武侠剧一代风气,更早一些,他还是中国先锋派戏剧的异类新秀。他一直走在流行前线。

马中骏编剧出身,因作品《屋外有热流》被誉为中国实验话剧的先锋,《街上流行红裙子》、《海滩》等作品被选入《牛津戏剧选》和《纽约当代戏剧选》。“老实说,对于自己写的东西,我十分喜新厌旧。当作品问世后,我的兴趣就转移了,转移到将要写的作品上去了”,1987年他在一封信中说。

慈文是国内首批被授予电视剧制作经营许可证的民营影视公司,公司成立初期拍摄的《射雕英雄传》开启内地翻拍金庸武侠剧的潮流。他们拍摄的《七剑》《小鱼儿与花无缺》《神雕侠侣》《雪山飞狐》等一系列武侠作品曾红遍大江南北,景色雄伟壮阔,让人眼前一亮。发现自己再也没有特别好的灵感后,马中骏停止了武侠剧的拍摄。




开风气之先常常会走一些弯路。马中骏在影视公司中最早布局网剧,“只要做肯定会火”,《暗黑者》是其投资拍摄的第一部网络剧,也是中国第一部将网剧从段子时代带入剧情时代的作品,为了追求剧情效果,他不惜投入比电视剧更多的资金,腾讯给了他很大支持,“我们一起投,要赔一起赔”,但第一季很难找到盈利模式,基本没赚钱。


在《花千骨》之前,他还拍摄了一部《华胥引》,这部更为宏大的作品,由于一些原因播出时间在《花千骨》之后,“在现在这种时代,错过两三年,可能错过一个审美时代,但每一部剧都有它的命,只能接受。”马中骏付出了先行者的代价,但狮子座的人具有很强的创新力,容易化阻力为助力,他还是用《华胥引》探索出了电视剧新的盈利模式:要想提前看完全集,需在网上付费。

由于民族长期苦难动荡,人们没有安全感,考虑眼前利益多,考虑未来价值少。“但作为投资人,不能只看当下价值,还应看重未来价值,现在可能不会盈利,也可能会赔钱,但要继续往前走。”

网剧、网络大电影进入收费领域是一个最重要的趋势,马中骏断定,这个市场未来会超过电影票房。他希望自己以更大精力,更多投入,去做这个实践,比较快地在收费领域做出几个爆款。
心理学

马中骏经历过什么样的青春年华?这位执拗地走在时代前沿的人,脸上写满了谦和,看不出孤傲的叛逆的影子。

《梦想年华大三线》开机了。四五十年前的年轻人,听到毛主席一声号令“好人好马上三线”,就带着自己的青春和理想步入了大山深处。“尽管他们的青春与年轻人的青春不一样,但火一样的青春一定有火一样的青春的味道。”




这是马中骏熟悉的青春。“他们曾经经过动荡年代,离经叛道,人生经历荡气回肠,这代人喜欢现实主义作品,越扎实的现实主义越觉得有吸引力。”


他也曾有过四海为家、动荡迁徙的生活,丰富的生活根底,让他喜欢研究现实,眼神锐利。

“文艺作品提供了社会的镜像,就像《黑镜子》是英国社会的一面镜子。任何群体共鸣都有背后的社会心理背景。创作者、推广者得琢磨,探究社会症象,否则作品凭什么轰动,怎么能有生命力?”

“要有互联网思维,非常清楚目标用户的性别、年龄、职业、喜欢二次元还是非二次元。用户需求想的越精准越好,针对性越准确,到达率就越高。如果暗合了他们的需求,他们就一定来看。”

从广义上来说用户是泛众的。首先要找到作品的主打用户群,研究他们的喜好,他们喜欢了,就会产生口碑传播,影响到一些本来不是这个用户群的人,从传播学的意义上理解,受周围人影响,大家都在看,都在讨论,如果不看的话,就会感觉脱离时代,这部分人就是被影响的用户群。

大数据可以支持他们对目标用户进行细分,一二线是什么年龄群,三四线是什么年龄群,对他们从题材判断、购买小说、选择演员、选择导演、选择合作平台、运营推广都有很大帮助。如果运用得当,大数据对高水平影视剧的成功会起到60%的作用。

《梦想年华大三线》容易引起中老年观众的共鸣,“我们希望这些观众看到他们年轻的时候,或者他们哥哥姐姐年轻的时候,会引起回忆,如果这批观众做火了,传播开了,就会带动年轻人通过作品了解父辈们的青春。”

都市化让人变宅,但人是群居动物,有强烈的交流欲望,影视娱乐属于大众娱乐,是最好的社交话题。2004年,受《超级女生》启发,马中骏最早提出了电视剧的周播概念。周播的优势是有参与空间、有连续性、有约会,能够吸引粉丝,产生话题,增加广告议价空间,利于品牌养成。除周播外,他们最近还将尝试季播模式,这种模式主打品牌与系列,有提前约会告知的效果,是打造优质IP的重要方式。

规则终归是年轻人制定的。传统影视20%~30%,网络剧70%~80%,构成了慈文的影视布局。“现在的小孩生长在和时代,生活中没有太大波澜,只能靠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打开过去和未来的空间。”
平衡力

“中国影视剧步入产业化的过程还不够长,文化市场就迅速成熟了,但做这件事情的人却没有完全准备好。严格讲,我们还没有能力给他们提供最好的精神文化食粮。”马中骏对这种现状不满意。

“这是一个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时代”。过去的游戏规则要被打破,但还没被打破,新的艺术规则要建立但还没有建立。相当多没拍过片的作家、演员,未必比科班导演精湛,但他们凭着艺术的感觉,拍出来的作品一下就火爆了,而很多老导演用丰富的经验拍出的经典作品却不被小孩儿们接受,这个市场他们看不懂了。




互联网的发达使得人人都能当作家,人人都能当导演,全民化思潮过程中,艺术本身的门槛其实降低了。现在的网络小说更加职业化,对粉丝更有服务心态,已经有炒作、催熟版权的迹象。这样的情况下,再发现大的、新的作品很难,距离打动人心、距离艺术可能会更遥远。


商业是目标,但不是唯一目标。影视作品只要把其归为产品就有商业属性,但不要把商业和艺术对立起来,不要一味为商业而商业。“你要把商业做好,这首先是你的职业,这是你作为上市公司必须要做的事情,要对员工和股民负责,但这毕竟是文化产业,要尽可能把思想性、艺术性、商业性做比较完美的结合。皮克斯就做的很好。”

影视行业正处于转型时代,新一代导演、编剧、艺术家一定会有新的展现,新一代的艺术标准也一定会建立。马中骏常常跟小孩儿们讲,商业上的成绩不会让我们流芳百世。好莱坞的影片商业和艺术分的很清楚,商业就是商业,艺术电影会零片酬,他们是去完成一个自己的梦。明确知道自己要什么很重要,他们要做“流行中的经典”。

中国现在比较急功近利,在一个比较有序的环境下,我们会慢慢减轻浮躁,减少虚华,沉淀下来,“我还是希望作品可以内含自己的情怀”。

首先要苦练内功,练好手艺人应有的本事,夯实企业的经济基础,想要做有情怀的事情时,完全具有能力。慈文会拍一些有艺术情怀的,但可能窄众的高端作品,即使不会赚钱。《天上的恋人》获得过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巴金的《家》也是一部很精美的艺术片。

“我们始终坚持对作品的平衡。哪些一定要做,哪怕赔钱也要做,哪些一定要去挣钱,用挣来的钱补贴赔的,这是领导者要做的平衡。”

三十年前,他的话剧《红房间·白房间·黑房间》演出成功后,他给导演写信说,“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工作就是用我们自由大胆的创造精神,用心灵去拥抱世界,这众说纷纭的回声,就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回报。”三十多年过去了,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网剧产业格局已初现端倪。马中骏对慈文的定位始终是“作为一个稍早进入这一领域的企业”。作为领先的影视制作公司,如果用他的名字形容慈文传媒在网剧制作中的地位,他或许不会反对。


*图片由慈文传媒提供


投稿、约访、合作,联系邮箱:bizleaders@qq.com

添加商君微信bizleaders2015,邀您加入商友会


微信名:商业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1.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联系人微信ID:hsy111520)。
2.喜欢就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3.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


微信公众平台文章阅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全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