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大全 教育微信文章 外滩教育微信文章 大学缺钱,学生遭殃:美国高等教育系统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大学缺钱,学生遭殃:美国高等教育系统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点击上方“外滩教育”一键关注

看点 对美国学生而言,一旦选择接受更高等的教育,首先便要申请学生贷款,去支付巨额的开销。因此,学贷在美国是个庞大的产业,并且这一产业已经开始形成危机,牵一发而动全身。美国学贷危机如何产生?美国政府有没有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对中国学生可能有何影响?快跟外滩君一起了解下吧!


文丨邓清源 编丨Travis


就在5月19日,美国亿万富翁投资人罗伯特·史密斯在为莫尔豪斯学院做毕业演讲时宣布,将为本届全部396名毕业生还清他们的学生贷款,总计4,000万美元。毕业生们高兴疯了,当场热烈欢呼。


学生们反映如此热烈不是不可以理解,平均每人100,000美元的贷款就这样一笔勾销,这样的好事,恐怕一生难遇。


在大学毕业之际就得开始还十万美元的贷款在许多中国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其实,如果多加了解,就会发现这些大学生的情况是美国的普遍情况,只不过大多数人没有亿万富翁替自己还贷款的好运气罢了。



罗伯特·史密斯进行演讲


在许多的欧美国家,当个人力量和学校的奖助学金都不足以覆盖高等教育的开支时,学生都常会选择贷款。


而在美国,学生贷款的规模已经庞大到了在有些人看来形成了危机的地步。


在过去十一年间,美国学生贷款增长了160%。作为比较,汽车贷款增加了52%,房贷和信用卡贷减少了1%。


到2018年六月,福布斯报道美国学生贷款数额总共达到了1.52万亿美元,目前仅仅次于房贷。4,420万学生背有学贷。平均每人的贷款数额为38,390美元。


学生贷款中位数在10,000美元和25,000美元之间, 而且2%的学生尚有多于100,000美元的贷款。


学生贷款如此之常见,以至于美国国会中有68名议员要么自己欠有学生贷款,要么家庭成员欠有学生贷款。



德银研报的相关报告


最新的财政披露表明,由44名民主党议员和24名共和党议员组成的68位议员共有达250万美元的高等教育贷款,这些议员的学生贷款中位数为15,000美元, 平均数为37,000美元。


可以说,国会议员的贷款情况很好地反映了大众的情况。


而每一年,由于利滚利,超过100万名借贷人开始无法偿还贷款。


目前, 在4,420万名背着学生贷款的美国人中,有10.7%的人开始还不起贷款。这个比例在所有消费贷款中排名第一,且以令人担忧的速度增长——在2015年到2016年之间,这个比例增长了14%。


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称,很多不堪重负的美国大学生甚至背井离乡“逃到”国外。一位逃到乌克兰生活的美国男子称自己已经8年没查看学生贷款账户,“我对我的国家失去信心”,并表示不准备再回美国。


参考视频在报道中提到,在美国的社交网络上甚至可以找到指导大学生出国“躲债”的“教程”。


学生贷款已经形成了一场危机,该危机是如何形成的?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许多不同的因素导致了这场危机:社会经济不平等, 意识形态, 种族,地理等。


不过,这些原因过于复杂,即使学术界也没有形成共识。今天的文章将重点谈一谈政策原因。




学生贷款成了一门生意


当美国国会在2008年修改高等教育法案时,学生贷款被纳入了联邦政府的管辖。


尽管政府全权负责所有的借款,但由于申请学贷人数过于庞大,不得不将债务服务外包给私人公司。


但私人公司为了利润,必然会想方设法增加贷款数量,延长偿还期限。为了防止利益冲突,美国教育部通过“联邦学生援助办公室(FSA)”来监督那些私人公司。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私人公司承接学生贷款,监管必然会变得愈加困难。


由于贷款提供商是民营公司,贷款经理经常不会告诉学生所有的偿还选项。这些公司有时候还会隐瞒一些信息,使得学生无法跳出贷款的泥潭。


例如Navient,全美最大的学生贷款提供商,由于欺瞒顾客,目前面临着六起诉讼案件。



福布斯网站对Navient的相关报道


并且,美国教育部在学贷监管方面的表现不尽人意。


三月的一份官方报告显示FSA很少会追究私人贷款提供者的责任,也不会试图激励这些公司,去采用对学生更友好的贷款政策。


于是,监管的职责落到了州政府上。


罗德岛提出了学生贷款权利法案,加强对本州的贷款服务商;

缅因州,俄勒冈州,和康涅狄格州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更多的州也在计划相似的立法。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教育部曾尝试过向借贷的学生提供支持, 但这些措施很快在特朗普时期被取消了。


雪上加霜的是,联邦政府最近决定停止和州政府分享十分关键的学生贷款信息,这使得监管变得更困难。


此外,政府还决定消除区域性认证组织(监管公立和非盈利大学) ,和全国性认证组织(监管盈利性大学和网上大学)的区别,而这样的举措会进一步破坏监管系统,并给予贷款提供者欺瞒消费者的自由。




“免费大学“计划?


目前的美国政府也意识到了学生贷款危机的存在。

他们提出了各种解决方案,总体的共性是减少了学生贷款的发放。这些举措受到了广泛的批评,认为这会使得大学更加遥不可及。


针对愈演愈烈的学贷危机,民主党竞选人伊丽莎贝沃伦,伯尼桑德斯等人提出了“免费大学”计划。该计划(称为桑德斯计划)主要是为了缓解去州外上公立大学学生的债务压力。


但该计划并不会真正地解决学生的学费负担。


这个每年470亿美元的计划,给州政府提供了“2+1”的选择。


联邦政府会选择三分之二的公立大学,为它们的财政支出买单,州政府则必须遵守相应的规定,支付剩余三分之一的学校。


公立大学免费的前提是:州长和州政府同意增加额外的财政资助。但他们真的会这么做吗?




在2008年到2015年之间,47个州削减了对大学的资助。


以佛蒙特为例,该州不似一些大州(德州,佛州,加州)给予州立大学较多的财政预算以保证低廉的州内学费。


在佛蒙特, 2017-2018学年的州内大学平均学费是28,738美元,是全国平均值的两倍。相比较,佛蒙特有着全美第三贵,全美性价比最低的州内大学。


人口密度低(全美第二低)不是理由。人口密度最低的怀俄明州有着全美性价比最高的州内大学。


类似佛蒙特州的小州,没有动力重新安排财政预算,去支付三分之一的公立大学学费。该州75%的财政预算,均用于如社会福利等强制项目,剩下的25%也被不同的利益团队竞争着。


佛蒙特大学(UVM)由于没有足够的,来自州政府的资助,只能提高学费来维持大学的运转。只有不足五百人的本州学生在UVM就读,占学生人数的20%,为全国最少。



佛蒙特大学


本州学生人少,或是州外教育资源丰富这些说辞,都不足以解释这样的情况。


特拉华州也是一个很小的州, 离费城,巴尔的摩,华盛顿都很近,到州外读书很方便,但依然有相当一部分学生选择留下来(特拉华大学的本州学生人数占了40%),原因在于特拉华大学花费较为便宜。


UVM收取高昂的学费,却不考虑本州学生的状况,使得这所大学成了名不副实的州立大学。


州立大学资金不足,对于佛蒙特政府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州政府削减对大学的资助,大学就会把资金的缺口转嫁到学生头上。


研究显示,来自州政府的资助在过去十年内平均每人减少了1,382美元, 而学费利润则平均每人增长了1,683 美元。而学费利润属于州政府的收入。


总的来说,这个大学免费计划需要通过全国性的加税,或者州政府放弃其他方面的开支来维持。以纽约州为例,该州需要每年额外支付5,500万美元以使公立大学免费。


除此以外,公立大学的免费也意味着州政府再也没有学费利润这项收入了。加州每年有50亿美元的学费收入,怀俄明州一年也有7,700万美元。这个计划恐怕得不到州政府的支持。




计划的缺陷


学费并不是美国大学这么贵的唯一原因。


美国大学在所有发达国家中拥有最为豪华的设施:放松室,攀岩墙,人造河,医疗保健室,都是美国大学的标准标配,而不见于欧洲大学之中。


在许多的美国大学中,职工数量增长的速度已经超越了教师增长的速度。 如今,一所普通的美国大学雇佣的教授已少于行政人员。


在一些社区大学中,学生的开支只有五分之一是真正的学费,其他的钱则是为各种服务买单。


在顶尖大学中,类似的情况也存在。以普林斯顿大学为例,这所常青藤大学的学费颇为昂贵。但其2016年的总开支为16.7亿美元, 而实收学费只有1.11亿美元。


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许多大学向学生收取高昂的费用,但依然不足以覆盖种种额外开支,而要通过校友基金来覆盖。


某种意义上来说,高费用也是“情有可原”的。但目前的学费免除计划尚未考虑到这一层。




瑞典,是发达国家中高等教育最廉价,最可负担的国家,其大学学费是免费的。但是,瑞典学生依然要承担人均19,000美元的贷款。这些贷款用于支付大学期间产生的其他费用。


在美国,情况也是类似的。学费不是唯一需要花钱的地方。


平均来说,住宿需要11,140美元, 书和辅助材料需要1,240美元, 交通1,160需要美元, 其他费用达到了2,120美元。


即使没有学费,大学一年也要15,660美元。而目前来说,一个学生平均需要借24,800美元的学生贷款,用于支付学费以外的其他费用。


这样的比较,说明目前美国的学贷危机不会简单地因为学费免除而解决。


即便减免学费能让更多的学生去上学,但是其他的费用仍然会让人辍学。


在加州,一个免学费实验项目的结果表明,在所有接受了学费资助的学生中,只有不足一成的学生在六年中完成了社区大学的学业。辍学再加上高额的学生贷款,通常意味着这部分学生无法找到稳定的工作,去还清贷款。



对中国学生有何影响?


那么,这个计划对中国学生有什么影响呢?其实,美国公立大学的经费不足与国际学生的招收有着紧密的联系。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许多美国公立大学的资金支持遭到了腰斩。当来自州政府的资助大幅度减少,州内州外学生已经被贷款压到喘不过气来,继续提高学费已不现实的情况下,这些公立大学转而选择了招收国际学生来弥补资金的缺口。


国际学生,特别是中国学生,可以支付全款,所以尤其受到公立大学的追捧。


以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IUC)为例,在缺钱的状况下,该校大幅度扩招中国学生。2000年,该校有37名中国本科生,而这几年已经有3000名了。


甚至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这样的世界名校,也不得不面临州政府削减预算带来的财政危机。


为了应对危机,该校在过去十年内不仅采取了人事冻结、教师减薪以及上涨学费等措施,更是大幅度扩招国际学生。就连校长也坦承,提高国际学生入学比例,有助于缓解伯克利面临的严重财政困境。


但是,如果免费大学计划真的可以实现,美国的公立大学的缺钱境地将大大得到改善,是否还会招收这么多的中国学生也就不得而知了。


需要注意的是,巨额的补助往往伴随着强制性的要求,这份计划实施时,有可能会规定公立大学多招收州内学生,减少州外学生和国际学生的数量。


当然了,这只是推测,这个免费大学计划目前尚存在于纸上,离实际还有很远。



被过誉的高等教育


免费大学计划只考虑了去上公立大学的学生,而私立大学的贷款是目前的学生贷款危机中最重要的一环。


比起公立大学学生人均25,550美元的贷款,私立大学的人均贷款额更高。盈利性私立大学的贷款额达到了39,950美元,而这些盈利性大学的学生的坏账率是最高,其中原因或与高等教育的扩张有关。


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化,美国的求职市场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在四十年前,一个高中毕业生就可以找到很理想的工作。而在今天的美国,高中学历只能带来一份最低薪资的工作。


这样激烈的竞争使得许多人形成了一种观念:大学学历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更多的高中毕业生为了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选择了继续求学。但是,这些人的成绩并不足以让他们进入州立大学。最终,他们进入了私立大学。


但这些私立大学并非大家想象的精英大学,正相反,这些大学多是盈利性的,在教学质量上处于最底端。毫不客气的说,这些大学大多提供的是糟糕且无用的教育。




数据表明,毕业于那些最低端大学的学生,很多时候并不比高中毕业生更有竞争力。因此,他们背上了巨额的学生贷款却又难以偿还。


见诸报端的故事,往往都是学生贷款是一种让人走向成功的投资。而真相是,这些付不起贷款的人一直为了生存而挣扎。


当这些为了生存而接受低工资的人,遇上了5~6%的利率,最终形成了贷款危机。


这样的危机不仅表明了求职市场情况不乐观,也说明了大学学历的贬值。对部分美国学生来说,或许不顾一切承担贷款去上大学,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参考资料:CBSNews; PasteMagazine; BloomBerg; Wikipedia.



关注外滩教育

阅读3000+篇优质文章


微信公众平台文章阅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全部精选